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熊彼特的这个小册子|李荣

熊彼特的这个小册子|李荣

 2019-11-06 19:52:56
[摘要] 洪泽湖大闸蟹正爬上上海市民餐桌,2019宿迁绿色农产品上海展销会今天起至13日在上海农展馆举行。消费者可通过“京东宿迁馆”、“天猫旗舰店”、“宿有千香”京东馆、“宿有千香”淘宝馆等线上渠道可购买宿迁优

熊彼特(1883-1950)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读有点像古人所说的“致盲”。这可以分为几种情况:一种是生活中的习惯。读了几页后,我觉得有点舒服和无忧无虑。一种可以说是有趣的,但它也简单易行,也就是说,像其他人的爱好一样,比如喝茶、吃糖、抽烟和打牌,没有太大的区别。有时只是简单地把书“藏”在我们面前,休息一会儿,想想其他事情。

或者正是因为阅读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一个人越老,情况就越清楚。有时,读完小说后,几天后英雄的结局变得有点模糊。当他心情好的时候,他把书拿过来又看了一遍,“哦,就是这样。”如果你没有任何兴趣或热情,那么你可以像这样“蒙混过关”。慢慢地,这只是阅读杂七杂八的书籍。这甚至更复杂。只要你在你面前,不管你有什么样的书,你都可以不加选择地阅读。没有目标,没有制度,没有解释,也没有区分好坏的尝试。

也就是说,熊彼特手边书中的“经济发展理论”是一幅完整的全景图。我上大学时,前后翻了《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等名著。我对经济学并不完全陌生。在所有的经济学家中,这位德奥熊彼特式的人总是因为某种原因感到有点亲近和钦佩。或者仅仅因为他既不是表面上赞扬马克思,也不是故意轻视他,而是能够理解地评价和吸收他——这可能是真正的尊重。据估计,我从这里得到了很好的印象,熊在我心目中有这样的地位。他厚厚的巨著《经济分析史》、《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已经被购买,其中一些已经被阅读。现在它们都在货架上。我已经前后通读了一遍。我只记得《经济发展理论》的一小卷。

然而,这本小册子可以说是熊的理论的精髓和代表。现在,谈到经济理论中的“创新理论”,这都属于熊的理论,因为他认为创新是经济发展的不竭动力。然而,从这本书也可以理解,它所谓的创新,如现在总是宣布的“颠覆性创新”,要容易得多。熊维平说,创新只是现有要素的重组和组织。在经济运行中,通常因素的组合和结构会随着收益率的递减而逐渐下降,最终将没有利润可得。有人将不得不以更高的成本从原始轨道中提取一部分元素来操作新的组合。如果成功,创新将带来巨大的好处。然而,人们会紧随其后,创新组合将逐渐成为通常的组合,并逐渐进入收益递减率而不退出。如此往复,如此无尽。熊维平的创新还没有“脱胎换骨”,但现在,另一方面,它对这个世界上所谓的“颠覆性”有所启示,因为如果我们仔细拆解“原创”的细节,熊维平的“创新”所指的原创元素就无法重组。

这些只是熊维平书中留下的一些一般性观点,它们是否准确还非常不确定。至于书中理论的细节,没有一丝冷漠。幸运的是,当时的文章中还留下了一些零碎的想法。虽然他们谦逊而富有洞察力,但他们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他们感到有点谦卑和珍贵。书中有一个地方,熊说:

经济系统的创新不是按照以下规则发生的,即首先在消费者中有新的自发需求,然后生产工具在这种压力下开始创新。我们不能否认这种联系的存在。然而,通常是生产者作为规则制定者引起经济变化。必要时,消费者会受到生产者的激励。他们似乎被教导要求新的东西或与他们已经使用的东西不同的东西。

据此,乔布斯是最后一代深思熟虑的商人。他说,消费者怎么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做消费者“需求调查”等等可以说是徒劳的。然而,许多人可能会从新的变化和新的需求中产生“如果它这么好”的闪光想法,但这只是一个闪光的想法。大多数人无法理解这一观点的原因非常复杂,包括社会话语权等各种复杂因素。

别个地方,熊时越又道:

这一过程与日益自动化的发展齐头并进,这也往往削弱企业家职能的重要性。

由此看来,熊维平在这里开发的“自动化”和企业家职能重要性的弱化似乎有着深远的意义。熊维平认为,社会经济发展的过程是内部的“自然”而不是外部的“必然”,这也是这里所谓的发展的“自动化”。世俗社会发展中的运动与其说是创新运动,不如说是收入运动。但是创新和收益递减率总是伴随着一对“苦涩的兄弟”。创新实现收入,而收入减少并保持恒定速度。创新最终可能会陷入失控的竞赛并失去控制。目前还不清楚熊的所谓“自动化”是否暗示了这一趋势。不受控制的创新最终摧毁了它起源的创业功能。至于熊当时说这段话时是否真的有感觉,那是另一个问题。

另一个地方,熊说:

一般来说,机器不能产生可以增加到产品本身的价值。如前所述,产品的附加值只是暂时与机器相关联。这种情况就像一件有钞票的夹克。对它的主人来说,它确实有一个相对较高的价值,但是这件夹克的相对较高的价值只是从外面获得的,而不是它自己创造的。同样,机器对于相应的产品也有自己的价值,但是它们只能通过机器被创造之前就存在的劳动力和土地服务来获得价值,所以机器的价值应该属于劳动力和土地服务。

据媒体报道,虽然熊是经济学大师,但他也是一位伟大的作家。这里的短语“像一件有钞票的夹克”真是一个有趣的比喻。在经济经典中有这样的含义是一件愉快而有趣的事情。

另一个地方,熊说:

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理论,因为我们甚至不能认识到这个理论中基本元素的存在,这是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同样明显的是,对于费希尔来说,这个因素已经成为经济生活中的一个中心因素,这当然能够解释几乎所有的经济现象。

-似乎能解释一切的理论往往是错误的、不真实的和无效的。近年来,英国哲学家波普尔(Popper)也表示,只能“验证”而不能被证伪的理论是伪理论。在世界各地,它们都是“准确的”,而且经常是“不准确的”。

作者:李荣主编:吴东坤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