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陈毅的汽车情结

陈毅的汽车情结

 2019-10-30 17:37:34
[摘要] 在陈毅的身上,有着深深的汽车情结,他不仅喜欢开车,更关心民族汽车品牌的发展。陈毅关心民族品牌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当时中国领导人的座驾大都是苏联车。在此情形下,大部分中国领导人的座驾换成了一汽

在陈毅的身体里,他有着深厚的汽车情结。他不仅喜欢开车,还关心民族汽车品牌的发展。

陈毅

关注民族品牌的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当时中国领导人的汽车大多是苏联汽车。这些苏联汽车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一个是gith115,当时中国有五辆防弹保险汽车给国家领导人。毛泽东的黑色防弹背心115是他1950年访问苏联时乘坐的汽车。回家后,斯大林把车给了毛泽东。然而,这辆车的缺点是没有空调。夏天,汽车就像一艘轮船。出于安全原因,窗户不能随意打开。因此,一个装有冰块的盆放在汽车的前后座椅之间,以降低车内温度。

第二个是吉斯110,有三排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以上领导人的席位。

第三个是吉姆(Jim),由苏联高尔基汽车厂生产,被党委书记、军事指挥官和部长们使用。

1956年,中国共产党召开“八大”,邀请当时的国家元首和社会主义国家的总书记参加。他们住在钓鱼台,买了60辆奔驰300汽车。会后,陈毅得到了一个。

虽然陈毅坐在西方最先进的汽车上,但他一直关心自己国家汽车品牌的发展。1958年,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前夕,第一辆国产东风汽车在一汽诞生。当时,中央领导非常兴奋,想看一会儿。因此,一汽决定由规划部门负责人李岚清等人护送东风进入北京。

李岚清后来回忆说,当“东风”进入中南海时,在院子里散步的领导同志们都围着“东风”四处张望,高兴地问这个问那个。其他人上了公共汽车,亲自尝试了一下。有一次,李岚清背着车站在一边,听到有人不停地按喇叭。他转过身,漫不经心地说:“是谁?”话刚一出口,却发现是陈毅。“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李岚清说道。陈毅并不介意,但笑着向他伸出手,热情地问了许多问题,如汽车的结构和性能。他的担心难以言表。

比如开车

“晚饭后,指挥官和他的妻子在广场上开车。苏和他的家人爬山打猎。谭坐在指挥官的车里,张深(副参谋长张元寿)看着这是1947年2月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测量员日记中描述的场景。他提到的开车的“陆军司令”是陈毅。这时,陈毅和苏羽率领的华东野战军刚刚赢得莱芜战役。每个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陈毅的庆祝方式很特别。

陈毅喜欢开车。解放战争期间,军队缴获了大量各类汽车。陈毅喜出望外,一有空就迷上了开车。消灭国民党王牌军第七十四师后,陈毅开着张伏苓的黑色皮衣和彩绘军用吉普车上路了。

张伏苓的吉普车比较先进,后面挂着一辆拖斗,里面有床上用品,这样他晚上开车时就可以睡觉了。工作人员和保安坐在大卡车上,跟着陈毅穿过黄河南北崎岖道路的尘土,这成为解放战争中一个独特的场景。

陈毅还命令华东野战军团以上的干部学会开车。他亲自教他们,带他们出去兜风。不幸的是,陈毅的驾驶技能非常有限,他总是半途而废。我经常开车离开营地,把车推回去。一些士兵顽皮地把推车推回营地的场景描绘成:“一个司机(陈毅),两三个司机,七八辆推车。”尽管如此,陈毅的兴趣仍然没有改变。

1948年5月30日,陈毅前往中原加入刘邓。苏羽非常担心老首长陈毅的安全。离开前,他对司机常志刚说:“我会给你两个死亡命令。首先,不管原因是什么,军队的指挥官不能自己开车。第二,无论采取什么措施,我们都必须确保军队指挥官的安全。指挥官又胖又怕热。他喜欢打开车门,防止自己在穿越太行山时跳出车外。”

在路上,陈毅白天忙于调查研究,找当地同志谈话,接待老部下来访。晚上,他情不自禁地睡着了,他的身体也情不自禁地摇晃着颠簸的汽车,这使得它更容易被扔出去。

常志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陈毅打瞌睡。起初是一次又一次的聊天,但当聊天进行时,常志刚听到了咕噜声。常志刚想到苏玉的解释,不敢预料,停下了车。但是渴望继续前进的陈毅让他继续前进。

“你睡着了,我开车不踏实。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将被起诉。”常志刚慌慌张张地对陈毅说:“我会用绳子把你绑在椅子上,这样你可以安全睡觉,我也可以安全开车。”陈毅一听,笑道:常志刚真的拿出绑腿,把陈毅从胸口绑到肚子上,绑在车座上。

梅赛德斯600的特殊年份

20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开始恶化。当时,苏联撤走了所有专家,停止向中国提供备件。结果,这些在中国使用的苏联汽车没有备件可以交换。这时候,吉斯115和吉斯110都停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领导人的大部分汽车被一汽的红旗车所取代。也许考虑到陈毅在外交场合的需要,他的专车变成了奔驰600。

当时,中国只有两辆德国制造的奔驰600,所以无论走到哪里,这辆车都特别引人注目。据说有一次陈毅接待外宾,去前门全聚德吃烤鸭。但进入后,他无法下车,因为当他的车启动时,人们知道副总理陈毅要来,并想拜访他。他不得不从后门返回中南海。

“文革”开始后,这辆奔驰也伴随陈毅度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岁月。1967年,怀仁堂的斗争被称为“二月逆流”,陈毅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困难。8月26日,外国语学院的叛乱分子冲进外交部大院,释放陈毅的汽车轮胎,包围办公楼逮捕陈毅。陈毅被困在外交部几个小时。8月27日凌晨,连续工作了18个小时的周恩来郑重警告叛军:“无论谁想在路上拦截陈毅同志的车,我都会立即站起来。你今天要赶去开会。我一定会出席,站在门口让你超过我!”(来源|《读者》作者|李桥)

走过千山

我仍然想你

欢迎订阅2019年读者

邮政编码:61-98

订阅方法

1.拨打11185或预订当地邮局。

2.密切关注《读者日报官方微信》,进入微商店下单订报纸。

3.淘宝店:https://shop269196912.taobao.com

4.《读者报》微店地址:https://weidian.com/?userid=35772052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