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我国外向型企业综合优势仍无可比拟

我国外向型企业综合优势仍无可比拟

 2019-10-25 08:38:40
[摘要] 为及时全面准确了解中美经贸摩擦对我国外向型企业发展的影响,近期我们对沿海多个省市进行了密集调研。当前,我国吸引外向型企业“深耕细作”的综合竞争优势依然无可比拟。大多数外向型企业正通过内部挖潜、调整经营

[辩证看待中国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近年来,随着中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不断推进,企业整体经营环境不断改善,多年来已成为最受青睐的投资目的地之一。美国驻华商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报告》(China Business Environment Survey Report)显示,近80%受访企业表示,中国的投资环境正在改善或保持不变。近62%的受访企业认为中国是全球前三大投资目的地。

出口型企业作为中国当前高水平对外开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国际国内贸易投资关系的“对接”和“整合”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它们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和物流链也容易受到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影响。特别是自中美经贸摩擦以来,一些出口型企业反映,美国提高关税影响了出口美国产品的价格竞争力,市场需求减弱,商业压力加大。

为了及时、全面、准确地了解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外向型企业发展的影响,我们最近在沿海几个省市进行了深入调查。考虑到调查研究的科学性和分析过程的规范性,我们遵循了三个“保证”原则:一是确保调查区域的典型性,选择目前我国外向型企业分布最广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二是确保研究对象的多层次性,不仅包括政府部门和市场主体,还包括行业协会和社会智库。第三是确保调查更具差异化的行业,选择电子信息、汽车制造、橡胶零部件制造、精密机械、纺织服装、家具和玩具等许多行业。

目前,中国在吸引外向型企业“集中工作”方面的综合竞争优势仍然是无可比拟的。与过去几十年相比,尽管中国劳动力成本、土地等生产要素的比较优势有所下降,但在产业支撑能力、国内市场规模和劳动力综合素质方面的综合竞争优势仍在上升。大多数出口导向型企业表示,未来他们将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投资规模。

当我们与一些外向型企业的领导交谈时,我们了解到,虽然泰国生产基地工人的工资水平只有我国的一半左右,但由于泰国劳动生产率低,整体经营业绩相当差。由于其强大的产业支撑能力,长三角供应链运作效率远高于南亚、东南亚国家和美国,仍然是其未来新投资的首选。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必然会导致更多企业逐渐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更加注重加强国内市场的“深度培育”,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大多数出口导向型企业通过内部挖潜、调整经营战略和降低生产经营成本,积极防范中美经贸摩擦的负面影响。一家大型出口型企业报告称,其大部分产品都列在需缴纳2500亿美元关税的商品清单上,但目前其对美国的出口仅占其总业务的20%左右。通过加强技术改造和扩大欧洲市场,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成本,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不会因为中美经贸摩擦升级而裁员甚至撤资。

一家高科技出口型企业表示,其生产的医疗器械在2500亿美元的应税商品清单上。公司高层认为,如果未来不能逃避持续的税收,将考虑将其生产基地的重心转移到亚洲和欧洲业务,整体经营业绩不会受到很大影响。此外,大多数面向出口的合同制造企业正积极计划应对关税增加的负面影响。一方面,他们与海外客户进行深入沟通,就商品价格和关税成本分摊进行谈判。另一方面,加强精益生产,从源头上降低生产经营成本。

中国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决心迫使一些低水平、低质量和无竞争力的出口型企业“关闭、转移”和“离开”,并不完全是由于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

我们从调查中了解到,东部地区的一些外向型企业确实提取或转移了资金。但是,我们需要看到的是,这些外向型企业一般都是由于市场战略失误、技术升级缓慢、对环境保护重视不够等原因造成的。在中国供应质量日益提升、市场竞争更加激烈的背景下,他们逐渐失去竞争优势,遭受明显损失,最终被迫退出或转移到“离开”,这不是由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造成的。据某海关调查统计,2018年海关管辖范围内被取消的企业主要集中在生产性企业,主要集中在纺织印染行业。取消的原因主要是土地使用成本上升和难以达到环保标准。为了保护环境,许多地方政府积极推动造成严重环境污染的生产线停工或搬迁。相关外向型企业已经在建设环保水平较高的新生产基地。还有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大多数出口型企业“倒闭和转移”都是由于自身亏损严重、发展前景不确定和市场竞争力弱,其中少数企业转为国内企业。

从短期来看,中国吸引外向型企业的综合竞争优势不会改变,中国中长期经济发展的基本面也不会改变。为了更好地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的负面影响,未来的政策应着眼于四个方面:一是加强商业体制改革、企业技术创新、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的政策。积极推广一些地区的先进成功经验,不断增强对高层次跨国公司的吸引力。二是通过品牌推广、市场对接、专业服务平台建设等措施,积极引导东部沿海地区和欧、美、日、韩发达经济体的相关制造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三是准确把握高质量经济发展的最新要求,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适当扩大《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的范围。四是重点跟踪“两头出”和高度依赖美国市场的企业,及时了解企业在生产经营中遇到的具体困难,出台有针对性的扶持政策,帮助外向型企业渡过难关。

(作者:金瑞亭,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记者刘坤采访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