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自然界最强“伪装大师”!动物为生存实力隐身

自然界最强“伪装大师”!动物为生存实力隐身

 2019-10-22 08:12:47
[摘要] 小哥,你失去女朋友很正常啦。女朋友真的是一个非常容易生气的物种,而她们生气的理由也有一百万种。不过,世界上本没有难哄的女朋友,只有不会哄人的男朋友。拿好小本本,进行一次哄女友的系统学习吧。哄女友基本前

对于女孩来说,每天起床最麻烦的事情就是考虑穿什么衣服。对于浅色连衣裙,如果搭配黑色单字凉鞋,最好是做一个黑色包。请注意,不,在我们的生活中,颜色经常是为了搭配而存在的。然而,在自然界中,颜色对动物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没有自卫技能的动物生活在伪装中。

在神奇的大自然中,有各种各样的动物。但是不管它是什么动物,它都必须有在自然界生存的特殊能力。

一些动物依靠毒液来保护自己。

一些动物被浓密而尖锐的刺所覆盖。

至于那些没有任何自卫技能的动物,它们应该如何生存?这取决于魔法伪装。

从伪装成树叶的凯蒂迪丝到伪装成红土沙的沙蚤,这些天赋异禀的动物可以利用它们周围的环境来伪装自己,目的不超过两个,避免天敌或捕捉猎物。

我的伪装技能之一:皮肤是我的保护颜色。

其中,变色龙是我们最熟悉的。它的肤色会随着环境和心情而变化。天敌不仅对它视而不见,而且猎物经过时也没有任何危险感。海豹也使用保护颜色。也许很少有人注意到成年海豹和幼年海豹的区别。一只成年格陵兰鞍海豹,穿着黑色条纹外套,可以融入海底环境。但是小海豹出生的地方是在雪白的冰上。因此,它们出生时的白色体毛一方面可以保暖,另一方面可以减少被捕食者发现的机会。这种隐藏幼崽的方法是生物进化的巧妙设计。毛茸茸的海豹不是卖崇拜,而是自我保护!寒冷地区也有松鸡。他们也采用了同样的隐形策略。它们甚至有毛茸茸的脚趾,像雪地靴。当雪融化时,松鸡的白色羽毛会褪色,变成斑驳的灰棕色羽毛,完美地隐藏在岩石背景中。

伪装技能2:模仿能让我随时改变。

然而,当大多数动物需要特殊的背景来伪装自己时,一些动物已经可以在任何地方伪装自己了。粘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的身体一节一节的,当它静止时,几乎变成枝叶。

世界上生活着各种各样的竹节虫,大小从半英寸到两英寸不等。它们通常是棕色或绿色的,受到威胁时会静止不动,有些会在模拟的风中摇动树枝,有些手和脚会简单地长成“被吃掉”的叶子形状。这太现实了,而且它还处理了叶子“啃”的细节!这种行为也被称为“模仿”伪装。你也会对豆子海马感到惊讶。我们都认为珊瑚礁非常美丽,但是我们必须有一些技能才能在这里生存。因此,这里的居民通常用伪装来确保他们每天都能吃到食物。看看这块珊瑚,你发现有什么不同吗?豆海马藏在中间,像在和你玩“让我们挑毛病”。豆茎海马甚至能进化成珊瑚“结节”的原因是它们通常捕食桡足类,桡足类逃逸非常快,极难捕捉。伪装成珊瑚,便于偷袭猎物,在发动攻击前潜入不到一毫米的距离,使猎物无法逃脱。因为它隐藏得很好,它也是水族馆中人类发现的唯一一种模拟野生珊瑚。章鱼必须有一个名字来测试它的视力。

这需要伪装到一个新的水平。它不仅可以改变颜色来伪装,而且它们迷幻的皮肤甚至可以羞辱变色龙。每平方毫米包含多达200个变色颜料单元,当堆叠在其他单元上时,这些单元可以反射光。在这些细胞下,它们也有可以模拟岩石和珊瑚礁纹理的小肌肉。在这些伪装大师中,最令人心酸的是森林猫头鹰。与其他鸟类不同,它们都生活在筑巢中。森林猫头鹰是一只流浪汉。没有地方睡觉,只能呆在树枝上。但是这样的鸟总是会被敌人发现,所以他们只能模拟树枝,每天一动不动地呆在树枝上。等到晚上,老鹰休息了,不敢出来觅食。可以说,不管风、雨、冷、热的天气,森林猫头鹰基本上都是在树枝上度过它的一生,它会在一群中度过一生!

伪装技能3:我可以定制装备

没有保护颜色,没有模仿,动物选择定制自己的设备。寄居蟹生来没有壳。他们回收其他动物作为宿主丢弃的贝壳。

平时,它们爬在一个负壳里,受到惊吓时会立即缩入壳中。随着蟹的成长,寄居蟹会寻找新的壳来代替。今年5月,一名美国网民拍下了一个移动的婴儿头,实际上是寄居蟹居住的地方。

人类伪装的历史

对人类来说,除了脸红,我们的皮肤似乎没有太多融入自然。我们不能改变颜色,像变色龙或乌贼,但是它们的存在激励着我们,我们确实有非凡的伪装能力。人类伪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代。当古人意识到秘密行动会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战场利益时,第一批伪装就产生了。例如,荷马史诗中提到的“特洛伊木马”就是古人使用伪装的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诞生的“观察树”类似于特洛伊木马。这是一种有趣的壕沟战装备,外面是树皮,里面是盔甲。白天,士兵们会在他们的阵地前选择类似的树桩,然后在晚上偷偷挖出来,用“观察树”代替。在“观察树”下面是一条通向主要位置的沟渠。观察者通常躲在树上。一旦敌人阵地上有活动,他们就可以呼叫炮火。

奥地利军队开发了一种伪装服,以方便精英部队潜入丛林和山区。这种单色伪装最终发展成为一种熟悉的东西——“伪装”。面对这种多种颜色和几何形状的混乱组合,观察者将无法获得稳定的焦点,并最终产生视觉混乱。多年来,人工伪装已经发现了许多其他用途。例如,装扮成美国鹤或老虎等裸体模特的科学家能够深入观察动物。更不用说每个万圣节人们都穿的伪装了。最后,你发现谁是最伟大的伪装大师了吗?事实上,它仍然是我们人类!大多数动物的伪装只是外表的伪装,而人类的伪装是三维的全方位伪装。然而,就像动物的伪装一样,它是为了生存而更多的是出于无助。我们可以摆脱伪装,生活下去,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