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稳妥发展供应链金融

时间:2019-10-06 17:50:49 作者:冲河闵庄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记者查询长城华冠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发现,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的金额约为1817.64万元,即使全部用于补助前途K50(单车6.75万元),那么按照粗略计算,K50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销量也只有269台。

超感官,全面屏

第二,对供应链金融生态的思考:应该是封闭的还是开放的?供应链金融发展较快,但发展中“跑马圈地”等现象较为明显。比如金融机构,追求打造自己的供应链金融生态圈,一家机构就想把整个供应链全部吃下来。对核心企业来说,由于掌握了上下游企业数据,在整个供应链生态中占有优势地位,更想把整个链条都锁定和封闭在自己的生态圈之中。供应链金融相关数据有私有化、单边化、分散化、封闭化等倾向,对行业长远发展不利。

近年来,供应链金融发展备受关注。供应链金融是依托供应链运营开展金融业务,有助于优化产业资金流,缩短现金流周期,并增强中小企业信用。对供应链金融,应正确认识,完善政策,积极稳妥发展。

过去几年,供应链金融往往聚焦于贸易融资、电子商务等领域。在乡村振兴战略下,还应重点发展农业供应链金融。农业供应链金融把产业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农户作为一个整体,将资金有效注入相对弱势的小企业或农户,提供融资、理财等服务。由此,农户将不再是分散孤立、高风险、低收益的群体,而是与农业企业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主体。农业供应链金融是普惠金融的重要形式,有助于拉长农业产业价值链,提升农业产业竞争力,或将缓解农户融资困难以及农村金融抑制加剧的问题。

加快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积极稳妥发展供应链金融,其中有两个重要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思考和回答。第一,对供应链金融价值的思考:供应链金融到底是为了谁?根据一般的定义,所谓的供应链金融,是依托供应链运营,开展金融业务,加速整个供应链资金流,同时又通过金融业务,借助金融科技,更好地推动产业供应链发展。应该说,供应链金融本质上是为了优化产业的资金流流动,缩短现金流周期。它的本质应该是促进产业发展,首先应该服务于供应链上的产业、企业,其次才是金融资本的盈利和扩张。

与此同时,公司继续推进整体战略指导下的并购,完成了对澳洲益生菌企业Life-Space Group Pty Ltd的现金购买并取得控股权。目前,益生菌产品市场已经成为我国增速最快的健康食品细分领域之一,此次收购LSG是汤臣倍健在全球细分领域市场的重要布局。此前,汤臣倍健还以2,100万澳元价格收购拜耳旗下具有70年历史的儿童营养补充剂品牌Penta-vite业务资产。公司通过外延收购实现品类的有效补充,将逐步进入儿童膳食补充剂及益生菌市场,打开新的业务增长点。

对地方政府来说,要重视供应链创新和供应链金融发展,打造好地方大数据平台及供应链服务平台,并进一步优化地方金融生态环境。从监管部门来说,可出台地方性促进供应链金融发展的规范性文件,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引导供应链金融健康发展。从金融机构来说,要深刻理解“多主体参与”精神,加强合作,共同构建供应链金融合作平台,并根据实际情况建立专门的供应链金融产品、风控、系统、考核等支持体系,研发并推广多种金融工具在供应链金融中的合理应用。对供应链核心企业来说,要做好企业的数字化建设,并加强自身信用建设,打造成熟产业链条。

换句话说,美国希望亚太盟国部署更多的陆基反导系统,“如同中国那样打造一堵‘反导之墙’”,从而让腾出手的美国海军能更专心地将主要精力用于应对中国海军的挑战。戴维森特别赞赏了日本的做法——东京已同意从美国洛·马公司购买两套陆基宙斯盾系统,它们将为日本提供“必要的国家导弹防御能力”。报道称,日本将为这两套陆基宙斯盾系统花费20亿美元,此前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也已装备该系统的舰载版本。按计划,日本的陆基宙斯盾系统将在2025年之前投入使用。未来它们将与舰载反导系统连接起来,对来袭导弹提供更深层次的防御。(魏云峰)

党员冲在火线上,激发细胞活力,让党员一线比学赶超。开展红色班组创建活动,探索开展“党员联班组、服务进班组”,实行党员、入党积极分子、普通员工“一带一”培养带动模式,将党建工作融入班组管理、生产建设,让党员在班组一线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今年,先后重点培育创建8个“工作成效好、和谐关系好”双好红色班组,25名非公企业员工递交入党申请书,12名流动党员主动将组织关系转到非公企业。开展戴党徽、示范岗、公开承诺等形式多样的“亮身份”活动,强化党员身份意识、责任意识,确保关键岗位有党员领着,关键任务有党员顶着,关键环节有党员把着,关键时刻有党员撑着,让党旗飘扬、党徽闪耀、党性闪光。目前,全区重点项目党员职工帮助完成技术革新项目25个,完成急难任务96件,提出合理化建议98条,初步呈现了“关键岗位有党员、突击攻关有党员”比学赶超的生动建设局面。

对供应链金融这两个重要问题的认识不同,即对价值的主张不同、对生态的理解不同,往往就容易产生四个方面的痛点。第一,金融机构对行业和产业的理解不够。作为供应链金融的主要提供者,金融机构受限于人员、能力和经验,往往难以深入了解产业供应链,因此也难以提供针对性的服务并实施有效管理,存在一定风险隐患。第二,存在“数据鸿沟”“信息孤岛”等现象。从全社会看,统一的信息服务平台尚未搭建,数据归集、整合都面临很大的挑战。而供应链核心企业,其数据单边化、私有化、分散化、封闭化等问题仍然普遍存在。第三,部分从业机构没有金融资质和牌照。供应链金融参与主体非常多,除金融机构之外多数没有从事金融业务的资质与牌照。近年来,大量互联网公司甚至部分P2P网贷平台,不同程度参与供应链金融,也产生了一些乱象。第四,供应链金融缺乏标准和制度规范。相关国际组织对供应链金融有明确的定义,但与我国供应链金融的实践相差较大。与此同时,我国还没有全国统一的供应链金融业务监管办法,业务创新来自于市场各方主体,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

一名波音主管说,这次升级“百分之百与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事故无关”,波音过去一直采取措施,让防失速系统“更强大”。